剪水作花飞啊飞

星尘深处:

……我特别……特别生气的是,我觉得如果把缉毒这种题材当真来写,那么就应该写得很谨慎,并且不应当以此盈利。

 

荣耀不属于包括作者在内的任何人,除了英雄自己。

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和坚持,我也知道矫情,没有任何道德绑架的意思。

 

但是写角色吸毒贩毒。

还表示自己没有恶意。

并且死活要出本。

 

——你还要不要脸啊?????

 

我在另外的圈里看过有人写角色吸毒。文字内容其实不是最让我恶心的。最让我恶心的是作者的态度:轻佻,不尊重,落笔没有情。

 

我还在某篇点梗里看到过另一个人的评论:要看A在任务中被迫染了毒瘾然后B帮他戒毒!这个可以写日常也可以写NC17!

叹为观止,至今难忘。

 

我想表达的是——

第一:吸毒没有时髦值。

 

没有衣香鬓影,没有温香软玉,没有温柔鬼畜精英男笑眯眯捋起袖子帮你注射,没有买卖白粉一夜暴利豪掷千金。只有成堆的注射器,一辈子戒不掉的毒瘾,可能会有的艾滋病,骨瘦如柴,憔悴不堪,毫无尊严,在贫穷和痛苦中死去。

 

全职圈初高中生非常非常多,对小孩子好点。身为作者,负点责任。

 

即使有正确的价值观——我不常用这个词,但我觉得抵制毒品毫无疑问是正确的价值观——声称自己怀着爱与善意,想看他在痛苦中升华自我,也没必要把毒瘾当做虐角色的手段吧。何苦让人一辈子生不如死呢,多大仇,难不成角色杀了你妈?

 

第二:给英雄一点尊重。

 

我自己是个没有阅历的人,对缉毒警察的所有了解来源于影视和书本。上次找资料时我看到某综艺采访一位缉毒警,他很年轻,爱说爱笑,满身蓬勃朝气,唱起歌来跑调跑出十万八千里,每句都荒腔走板劲头十足,冲劲儿强得恨不能飞。

 

他话唠得要命,几个主持人都按不住,神采飞扬绘声绘色比比划划:“我抓那个毒贩的时候,哦哟,他枪就在腰上!surprise!得亏没拔出来,否则现在不能在这里了!”又讲他的卧底经历,以抓捕时被陌生的女同事按倒而告终,再就不肯往下说了,羞涩地笑:“嘿嘿嘿。”

 

我不敬佩他,我羡慕他。

他活得比我精彩。

 

缉毒警也是人,有血有肉有爱好有追求有脾气,有俗世的向往,尽管经常没日没夜地加班,但下班以后没准还想跟同事喝两杯啤酒,聊聊足球,问问那个漂亮又厉害的女同事叫什么呢。

 

要是因为一个蠢作者领了一群蠢孩子去作死,害得他还要放下啤酒回去加班,他也是肯定会生气的,没准领枪械时还要嘀咕两声,愤愤地骂你一句小王八蛋。

 

我可是不太想受连累,一起被叫做小王八蛋。

丢不起那个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其实我们可以不谈这些。家国大义太空洞,我们不谈;缉毒警察太遥远,我们不谈。

那么就为了我自己。为了我可能会从事相关工作的兄弟姐妹,为了我确实在混全职圈的学弟学妹,为了我以后进酒吧时不会喝下乱七八糟的东西——

你去死吧。带着你的《禁果》,去死吧。

“公瑾,好看吗?”
“我夫人怎样都好看。”

心血来潮想画小乔扎双马尾的样子。画完感觉完全不是同一个人啊Orz……我一定是画了假小乔。